k書

初心獒龙已退圈/MARVEL/盾铁/EC/围临/裴沈

我这一生没做坏事,为什么这样?

感谢两年来的你们

框圈两人,各自安好
感谢用爱发电的太太们
       退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k書至此

东京之旅。

字太丑了,太丑了

爆哭

笔用的是PILOT juice up紫色和juice松石绿。

发粮啦!普天同庆🎉

LAMY凌美钢笔真伪辨别

大噶好!

我今天刚刚入手了一支LAMY,因为吃土,我选择了某宝上凌美搜索页面里面最便宜的一支:)

花了我软妹币共98元
对你没看错就是两位数:)  旗舰店350元:)

可是

生活给了我一顿社会的毒打:)

收到货的时候的我:哈哈哈哈我终于咸鱼翻身啦!我也是有德国高级货的人啦!农奴翻身把歌唱啊

打开盒子:哈哈哈果然是正品,有条形码呢,made in Germany....(后来大佬们告诉我条形码很容易造假!有了条形码不一定是正品,没有条形码也不一定是赝品哦)

试写的时候:
笑容渐渐消失.jpg
为毛不是一笔出墨啊喂?那我甩甩?
甩甩甩...
太好了终于出来了 但是LAMY这么大牌子不会一笔出墨都不能保证吧?
我开始慌了...
心情复杂...

然后我上搜狗搜了搜正品细节

我:无fuck说....
我用我的血泪教训告诉钢笔入坑的小伙伴们!
100软妹币以下的LAMY根本不是正品啊喂!

tip①:看整体光泽度
正品的LAMY手感较滑,上手感比较重
赝品LAMY手感较差,较轻,有严重塑料感
还有一些同学说正品笔身光泽度高,作为参考!

tip②:看笔舌细节
emmm,赝品的笔舌处有缝隙,贴合度不高;笔尖圆点,出墨线对两侧,如果不水平的一定假货;
接下来
一锤定音的来了
笔尖背面,正品为吸墨石,黑色,出厂时经过蘸墨测试笔舌有蓝色墨水痕迹。
而且!
笔舌中间的小孔为棱角分明的矩形!且有阿拉伯数字编码!字较小!
但是赝品LAMY小孔是棱角为圆形的矩形!编码数字大!
赝品笔舌放在灯光下都亮的反光,摸起来就是塑料的;正品是吸墨石,质感跟石头一样。

我的LAMY赝品特点全中啊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tip③:看笔帽细节
找个硬币往笔帽里的"+"里塞,能塞住的是真的。(正品凹槽深)
赝品的“+”处有毛刺。

tip④:试写手感
正品的LAMY写起来超级顺滑的啊喂!毫无疑问是一笔出墨。
赝品的挂纸!虽然我买的EF,但是怎么写怎么不舒服!而且不是一笔出墨...

这些细节我能看出来的你们也能看出来的!
真哒!信我!T_T

最后告诫大噶们:珍爱生命,远离假货!
不说了,我去退货了...大噶们债贱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.17 来自我的血泪教训 :)

倾吐
文化苦旅——《风雨天一阁》

我不断重复着抒写的热度,其实想用半生繁华和旖旎文字做成露水,来滋养寂寂无色的花枝,不至于人生满目荒愁。

文字是个江湖,笔墨之间全是人间散意。

书籍对于文人来说,意味着银碗里盛雪,心怀敬畏地欣赏与坚守那样的美丽,生怕下一分钟就融化。我想,秋雨先生在风雨中卑躬屈膝地恭敬朝拜这座古老的藏书楼,也是一种文人的坚守。

庆幸自己读到这种文字不是在冰冷炫目的电子书屏幕上。隔着现代科技印刷出来的纸墨,仿佛也闻到幽幽扑鼻而来的气息,清幽、鲜活、沉寂。这种书香来自于清寂的文字。

而写作者正被那古老时光淬沥过的墨与纸包围着。也许有人看见这满屋古书会不屑这一堆烂纸有何乐趣,但沉浸其中的主人范钦,经历过风波诡谲的仕途才做出了自己在真切环境里的文化选择。对诗文的敏感与痴迷成就了这位不可替代的藏书家。天一阁成了他幽秘的窟穴,藏满自如的珍宝。

它们被小心地收藏和整理,不见天日,但也得到慎重对待。到了现代,天一阁才对他人敞开自己的世界。书本本身负载的文化和历史,被时代反复冲刷折裂,可它们的存在依然代表着信息和见证。

我们也许已忘却抬头看一看天空,寻找星辰轨道,感受古今遥远的光耀,而这一切皆无定论,等待的光耀被湮没的文字倾吐。

时光是苍凉的
文化苦旅——《废井冷眼》
时光两个字,是带着凉意的。
说不清那是怎样的流转暗合,当他在暗夜里摸到一块散发着火焦味的墙砖时,心如掠过一只惊鸟,手上的感觉是沟壑斑驳的,但分明又是动荡的。
这是一场无法想象的大火。曾经代表高度文明,繁华盛世的城堡被无情的火舌吞噬殆尽。他们被迫拖儿带女,来不及拣尽家当,踉跄南下,脚下的路冰凉硬冷,脚步绵软无力,寒风中缓缓回过头,家园肆虐的火光印在泪水迷蒙的眸子里,那样的寒夜有多凉,有多冷,也只有自己知道。
一个高度文明的灭亡的结局总是特别悲惨。因为胜利者们知道他们可以掠夺财物,毁灭家园,屠杀生命,但是他们无法控制思想,融入精神,霸占文明,害怕复仇的气氛使他们惶惶不安,唯有让一切永远消失。
它是这个城堡里此刻唯一沸腾着的,一口由玄武岩石砌成的八宝琉璃井。曾经波光闪动的井水被这场火烧沸了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一座满目疮痍,处处残垣断壁的废墟弥漫着焦糊味,也许是天也怜悯这样的残酷,一场大雪随即下了起来,瞬间覆盖了一切。冰凉的雪花飘落在早已烧干的废井里,这口井以极其孤独的姿势无言地静默在那里,像看透又看倦一切的冷眼,睥睨世间争斗,科场曲直,亲人离去,历史更迭……
乞丐般的七、八个老人,寒风中把捆在身上的麻绳又紧了紧,四处掖了掖又脏又破的棉袍子,坐在废井边歇下来。“这口井废了多少年了,这上好的玄武石还是完好的。”其中一位老人伸手摸了摸井边岩石的细纹说到。其他人谁也没讲话,这是哪一年的事,这是什么都城的宫殿,他们也许在脑海里正在翻阅蒙尘多年的书库,这荒凉的废井引起了几位流放学者对文化记忆的黯然伤悲。
一口井。
世上最无言的孤独。你等了多少年?
有谁比它更领会时光的苍凉呢?那分心灰意冷只有这冷冷的井眼知道。